新华网|涂志云:公益是一个企业家的标配

2017-07-13 13:38来源:未知
  美国经典励志电影《当幸福来敲门》中,男主角克里斯在面临失业、妻子离家出走、长期欠缴房租,最终跟儿子无家可归时,是一个由黑人牧师打理的“收容所”收留了他。
 
  “实际上这个黑人牧师的原型人物是真实存的。”涂志云在旧金山生活近十年,对黑人牧师的事迹熟稔于心,甚至还专门去听过他的演讲。
 
  这位黑人牧师几十年就做一件慈善事业,在旧金山开一个小旅馆,只要是无家可归者来排队,就会提供一个晚上干净的住宿,每天20个名额,不收任何费用。
 
  “他一辈子就干这一件事,一直在坚持,他一直坚信的理念是,人人都有权利享有,一个干净的床、一个热水澡、一顿免费的早餐。”涂志云被这种几十年如一日的小善大爱深深打动,不止一次为其捐款。虽然已经时隔十多年,讲起黑人牧师带给他的感动,仍不免感慨,“虽然是很简单的事,可是你想想他这一辈子帮助了多少人。”
 
  涂志云带领他的企业信用宝所做的“聚爱净水”公益项目,与此异曲同工:为大凉山的孩子们捐赠净水系统,让他们喝上干净的水,并且有地方洗澡。
 
  实际上从创办企业到现在,涂志云每年都在带着企业坚持做公益,从扶贫云南茶农,到与格莱珉银行合作,再到大凉山“聚爱净水”项目,在创业公司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仍然每年一个公益主题,从未间断。
 
  作为斯坦福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涂志云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他放弃国外优渥的工作,选择回国创业,先后创办了我爱卡、信用宝,深耕金融科技领域,致力于“让中国人更有信用”。
 
  同时他认为:“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公益应该是标配,力所能及为社会做些事。”
 
  公益是一种生活方式
 
  涂志云的公益慈善意识,深受西方先进公益慈善环境的影响。
 
  从1991年留学,先后就读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到2001年回国工作、创业,涂志云的整个青年时期是在美国度过。他看到,美国社会从法律和制度层面保障公益形态的多元和专业,鼓励企业参与到NGO工作中。同时,公民自觉参与公益的意识强烈,绝大多数美国人每年都有一部分预算捐赠给非营利组织。
 
  像文章开头黑人牧师那样将一生投入到公益事业中的案例,有很多。涂志云潜移默化受到其影响,认为作为社会的一员,参与公益,不是要拔高到给自己贴金的好人好事,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是建立在爱与平等基础上的一种生活方式。
 
  那时的涂志云每年也会从个人收入中拿出一部分预算捐赠给公益机构,每年也都会收到公益机构的反馈,显示每一笔捐款用在何处。由此他知道,公益不是简单的捐赠,而是要讲究方法和效率。
 
  互联网金融与公益互联
 
  真正将公益跟企业结合起来,始于涂志云回国创业。
 
  当时他已经创办信用卡门户网站“我爱卡”和个人金融信用管理平台“信用宝”。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他一直有一个梦想,利用互联网金融,搭建一个完全公益的平台,把各种公益项目都放进去,实现人人可参与。
 
  2014年,面对广大农村地区农民借贷难、无法致富的情况,涂志云与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发起“公益互联”项目,依托“我爱卡”“信用宝”互联网金融平台成熟的运作,搭建公益性网络借贷平台,帮助云南茶农购买茶树及茶叶加工设备,实现造血式扶贫。
 
 

 
图为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赠与涂志云(左)云南茶农生产的普洱。
 
  经过这一次涂志云发现,原来自己公司的互联网金融借贷业务可以用来做公益,于是决定与格莱珉中国合作。格莱珉是孟加拉一家社会企业,被称为“穷人的银行”,借贷给无抵押担保的穷人,使穷人能够进行经营活动获取财富,同时银行能够赢利,可持续发展。
 
  涂志云很认可这种可持续的、造血式的公益方式。为了更深入了解项目和实现合作,他利用休假时间,去实地考察格莱珉美国的项目。
 
  当时他去到了旧金山旁边的奥克兰,那是著名的黑人区,治安混乱,犯罪率高,恰逢痛风犯了,涂志云拄着拐杖冒着生命危险,却看到了让他欣慰的两个案例。一个女生用贷款买了一个面包机,自己开了一个小店面,实现自力更生;另外两个非洲裔妇女是做清洁服务的,她们利用贷款买了简单的机器和一辆皮卡,也做起了小生意。
 
  涂志云觉得这种公益方式在中国也可落地,于是2015年,信用宝联合格莱珉中国在江苏省徐州市陆口村发起了普惠金融精准扶贫项目。
 
  但扶贫云南茶农的项目仅做了一年便没能持续下去,跟格莱珉的合作也止步于初期过渡阶段。“当时我是很想把这个项目一直持续,但很多原因没有完全做成。”涂志云煞是遗憾。
 
  通过这两次尝试,涂志云意识到在中国做公益需要协调的资源太多,而贫困又往往又是整体的、结构性的问题。自己最初设想的互联网公益平台,实际上落地是很难的。
 
  “这是一个庞大的项目,应该说真要做这个事,那需要一个有互联网思维的慈善机构,”涂志云说,“我们做不了,我们是一个企业,只能做一个有慈善意识和慈善行为的企业,而不能变成一个慈善机构。”
 
  复杂、庞大的项目做不了,涂志云适时调整,“我们干脆简单一点、务实一点,选择一些我们能够操作的,而且能够持续下去的项目。”
 
  持续且务实
 
  涂志云从“聚爱净水”的项目中找到一些感觉。
 
  一直以来,贫困是大凉山留给外界最深刻的印象之一,贫困、吸毒、艾滋等残酷字眼挥之不去。但用水问题显然更关键,很多孩子从出生到现在没有洗过澡,饮用夹杂着泥沙铁锈的山沟水,一到雨季,水质泛黄,甚至还漂浮着虫子、草根。
 
  于是2016年,信用宝携手我爱卡、聚投网、成都市慈善总会发起了公益众筹项目“聚爱净水”,向社会众筹爱心、为大凉山的小学增设蓄水池及人工湿地净水系统,并为金新小学捐赠15万元公益款,解决了全校21位老师、569名学生的饮用水和洗澡问题。
 
 

 
“聚爱净水”向金新小学捐赠15万元现场。
 
  虽然事情不大,影响的群体也没有那么大,但涂志云认为,这是实实在在的需求,能给当地孩子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真正的公益不仅仅是受助者受益,也不是简单一个个体捐赠行为,更重要的是带动广泛的参与。涂志云希望能够带动身边朋友、同事的公益慈善意识,团结大家一起参与其中。为此,信用宝在2016年年会上,涂志云现场号召员工为“聚爱净水”项目进行筹款,现场共筹集善款134120元。不仅位大凉山的孩子募集更多善款,还启发了员工的爱心,增强企业文化凝聚力。
 
  涂志云始终相信,人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但有的时候需要一些人来组织、倡导,”他说,“所以我们作为企业来倡导员工参与公益,对于提高员工对企业的满意度、参与社会贡献,都是有益的。”
 
  凭借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的良好口碑,在第六届中国公益节上,信用宝还获得了“2016互联网金融企业社会责任奖”。
 
  汇聚爱,传递爱。由此,信用宝内部正式成立了“聚爱公益”项目组,由“聚爱净水”开始,每年一个主题,一期一期开始做。
 
  今年,涂志云决定在大凉山设立一个奖学金项目,名字就叫“聚爱公益奖学金”,通过实地考察,选择三个学校重点帮扶,对品学兼优又家庭贫困的孩子进行奖学金资助。同时项目跟中国华侨基金会合作,所有的款项都由专业的机构来监管,以保证项目的规范性。
 
  从“聚爱净水”到“聚爱公益奖学金”,涂志云发现,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做公益,更能产生项目应有的价值,且更能持续下去。每年一个项目,持续投入并且务实执行,成为“聚爱公益”坚持的原则。
 
  假如今天是生命的终点
 
  作为一名创业者,涂志云认为创业和公益本质上有很多相通之处,“善于发现社会问题,且创新创造性地去解决问题,给社会带来一些美好的东西。只不过一个偏经济型,一个偏社会型。”
 
  国内的企业社会责任相较于欧美国家,起步较晚,多数企业会把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当作一种负担。涂志云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企业家本身就是社会中一群相对优秀、有担当的人,如果这些人都不去想不去做,那怎么办呢?社会总要有人带头吧?”
 
  通过这么多年的公益实践,涂志云也发现,不一门心思赚钱,更多去履行社会责任,还会使自己的生活更加平衡,更有成就感。
 
  现在,除了带领企业做公益,涂志云每年仍然会有一些固定捐赠,投入到教育和社会福利领域,对他来说,公益已经潜移默化为自己本职的一部分,“一个人在发展的同时,就是要照顾别人,这是很正常的、分内的,没什么值得夸奖的。”
 
  善于内省,也是一个优秀企业家必备的品质。在涂志云的微博上,有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在考虑如何改变世界,没人考虑如何改变自己”。
 
  无论在生活还是工作中,他都时刻注意给人传达正面的、积极的导向。“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给人微笑、拥抱、支持,给人正面的鼓励,把更多的能量传递给有需要的人,我大部分每天都在做,”涂志云说,“其实我们每一天都应该想想自己可以进行哪些调整,是不是可以更加勤快一点、更加正能量一点。”
 
  涂志云谈起一本对他触动很大的书,斯坦福大学天才医生保罗·卡拉尼什所著的《WhenBreathBecomesAir》,讲述他在被诊断患有第四期肺癌后,以医生和患者的双重身份,记录下的对人性、生死的深沉思索。
 
  涂志云花了两个小时,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觉得震撼又敬畏。“某种程度上,我们的人生不就是这两年的放大版么?最后因为癌症或者别的什么原因,都会走,其实没有太多时间的。假如今天是生命的终点,我们准备好了么?”
 
  “该尽的责任去尽,该爱的人去爱,该付出的付出,该追求的追求。”涂志云对自己,也对我们说。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

推荐内容